[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4394现场开奖结果 >

我视听产品出口再创新高

[时间:2021-06-30 05:30来源:未知作者:admin浏览:]

  2020年初新冠疫情的暴发及蔓延对全球经济造成重大冲击,严重阻碍了企业正常的生产、经营,对半导体显示产业链(包括原材料供应等)也造成实质性影响。同时,防疫衍生出的“宅经济”、“居家办公”及“远程教育”等新趋势撬动远程商机,对海外市场电视机、显示器和笔计本计算机等主要显示终端产品的消费需求起到明显拉动作用,下半年随着电视面板和IT面板量价齐升,全球显示面板市场快速反弹进入上涨周期,主要面板厂商的运营情况也逐步向好,全年盈利可观。

  由于疫情防控措施得当,国内上述相关产品的生产及供应恢复迅速,加上我国电子视听/半导体显示产业多年来已积累了相对完备的产业链,依托中下游的产能优势,2020年我电子视听行业出口依然表现出韧性,全年累计出口1446.9亿美元,同比增长5.3%,依然保持多年来波动向上趋势(图1);进口额503.2亿美元,同比小幅下降0.19%。主要视听产品的出口表现依然呈现分化:

  ◆电子音响(出口额同比增长8.1%,下同)、彩色电视机(+7.1%)、摄像机(+15.8%)、彩电零件(+23.5%)、投影机(+2.8%)等主要产品带动视听产品出口增长;

  ◆数码相机(-0.2%)、视频摄录一体机(-2.3%)小幅下滑,产业核心板块之一液晶显示板(-6.7%)遇阻;

  ◆彩色视频监视器(-11.1%)、卫星接收机/机顶盒(-21.2%)、激光视盘机(含蓝光)(-12.9%)、电子游戏机(-20.9%)等传统商品市场继续萎缩

  (一)对亚、欧、拉美、非、大洋五大洲出口均有不同程度增长,对拉美出口增速最快。其中,对欧洲出口330.5亿美元,同比增长12.8%;对拉美出口125.4亿美元,同比增长15.3%;对非出口40.2亿美元,同比增长5.7%;对东盟(149.8亿美元,+21.3%)、欧盟(296.8亿美元,+12.2%)地区出口保持较快增长。

  (二)对美国、香港、韩国出口显著下降。发达市场中,对韩国(42.3亿美元,-19.1%)以及香港(189.8亿美元,-12%)出口的大幅下滑值得关注;对美国(296.7亿美元,-1.4%)出口的下降也导致同期对整个北美地区出口的微降(315亿美元,-0.8%;对加拿大出口增长8.4%),使北美成为2020年我视听产品出口唯一减速的洲;对德国(36.4亿美元,-2.1%)出口也现小幅下降。

  以月度出口数据来看(详见图2),上半年以2、3月份同比降幅最为明显,其中2月份出口降至历史低点(45.4亿美元),同比下降36.9%;从7月份开始,出口开始实现同比增长,之后增速逐月递增,到10月份时基本回补了上半年的损失,前10个月的累计出口额(1119.7亿美元)已接近于2018年(1122亿美元)和2019年(1121.9亿美元)同期的水平; 8月份起单月出口额连续4个月刷新三年来的月度记录,至11月时出口已接近165亿美元。最后2个月出口动能的持续保持确保了全年出口的增长。

  2020年全球电视出货规模小幅增长1.1%,尽管国内市场表现欠佳,但受益于率先复工复产和海外主要市场的消费需求强劲复苏,我电视出口逆势增长,出口规模占全球出货规模比重进一步提升2.2个百分点至44.7%;部分主营企业在海外市场更取得了两位数的增速。

  1、出口规模再创新高。我彩电全年累计出口10070.9万台,首次实现出口规模突破亿台大关,同比增长6.3%;出口额137.4亿美元,占全部视听产品出口比重的9.5%,为历史上第三高的年份(仅低于2017年和2018年),同比增长7.1%。尽管去年上半年(特别是2至4月)受疫情影响,原材料供应短缺和开工率不足,彩电出口动能暂时受到抑制,但由于“居家经济”给电子消费品市场带来了较强的拉动作用,加上国内产能恢复迅速,从5月下旬开始,以北美和欧洲为代表的海外多个区域备货需求强势恢复,特别是北美,2020年电视出货规模多年来首次超过中国大陆成为全球最大的彩电市场,渠道补货要求及终端零售表现强劲,带动全球电视需求在10月达到峰值,受此推动,我彩电出口表现出强大的韧性,完全消解了第一季度业内的悲观预期。

  从年度趋势来看,电视作为电子视听产业的“稳定器”和视听产品的核心板块出口表现稳健,多年来依然保持出口规模波动向上趋势。

  咨询机构“产业在线年国内五大主营电视企业(TCL、海信、创维、长虹、康佳)累计出口彩电4875.8万台,同比增长28.2%,占同期我全部彩电出口规模比重的48.6%;出口额62.3亿美元,同比增长33.5%,占同期全部彩电出口额比重的46.1%。两大“头部”TCL和海信得益于坚定不移地推进国际化,深耕海外市场,持续提升品牌知名度和全球化运营能力,面对市场的激烈竞争,市场份额不断扩大,出口额增长显著(TCL+20.9%,海信+62.4%);在全球彩电出货份额排名中,TCL和海信均稳居第一阵营,TCL的增长势头更是直逼全球排名第二的韩国乐金。

  不仅是国内品牌电视企业,8家国内主要代工企业的表现也可圈可点,8家企业2020年合计出口规模2584.6万台,占比25.8%,同比增长3.3%;合计出口额30.7亿美元,同比增长4.1%。8家企业中,兆驰、珠海金品和冠捷3家最为出色,其中,兆驰借助产品结构调整及北美重要客户需求增加,出口额同比大幅增长52%;依托在中东非市场的优异表现,珠海金品的出口额增速也高达32.2%。

  由于面板在电视整机中所占的成本比重很大,随着液晶电视比重的不断提升,多年来我电视出口的平均单价变化与电视面板的价格变化趋势体现出很强的关联性。从2010年至2020年,彩电的出口价格总体态势基本是一路下滑,仅在2017年同期出现过唯一的一次反弹(当年受韩国面板企业关闭产线面板价格上涨的影响,电视整机价格有所提升),之后随着国内面板产能的不断扩大,面板价格及整机出口价格一路下行,直至2020年一季度;其中2月份电视出口平均单价仅118美元,创近年新低。

  随着今年二、三季度国际市场彩电需求快速回升,面板备货需求走强,液晶电视需求在短期内被放大;加上IT终端产品需求因疫情中长期扩大,主要面板厂商调减电视面板供应转向获利性更佳的IT面板,造成的供需错配,大尺寸液晶面板的价格持续上涨。同时,供应端因韩国三星、LG产能退出预期增加,带动全球电视面板市场供需趋紧,三季度出现供不应求,面板价格触底后实现强劲反弹。

  电视面板价格短期快速上涨,一方面会促使电视整机企业减少中低端产品的供应比重,另一方面是推动电视产品出口外销价格上涨。受液晶电视面板价格自去年6月份之后快速反弹的影响,我彩电出口均价从8到10月份也开始明显回升,10月首次超过140美元(143.3美元),随后在11(157.4美元)、12月(161.5美元)连创新高。

  从分季度的我液晶电视出口均价看(详见图5),第一季度为2007年以来的历史低点,2、3季度出口均价虽持续回涨,但仍低于上年同期,直同比到第四季度始现快速增长。

  我国海关数据显示,受益于耳机/塞、蓝牙音箱、组合音响、麦克风及座架、功放、录音机等主要音响产品快速增长的拉动,2020年电子音响累计出口381.9亿美元,同比增长8.1%,不仅依然保持电子视听第一大出口商品地位,且出口再创历史新高,自2017年来连续第4年出口实现增长,对视听产品整体出口增长也起到明显拉动作用。(详见表3)

  依托国内产业链的强大韧性,2020年主要传统音响产品行业依然表现不俗,成为电子音响出口“护盘”的中流砥柱。观察历年电子音响产品出口趋势不难发现,自2013年以来虽然电子音响总体出口依然保持震荡上行趋势,但主要大类产品的高增长时代已近结束,传统产品面临冲击,增长潜力集中于存量的结构升级和中小规模的品类创新。由于产业仍处于智能化的重要阶段,技术升级才是核心驱动力,并不断推动着新的生产方式、产品/产业形态及商业模式的形成。目前TWS无线蓝牙耳机和智能音箱依然是全球市场的增长引擎,产品的市场保有量不大渗透率较低,未来仍有很大的增长空间,这两种产品2020年出口表现抢眼,在电子音响产品中已处于核心位置。

  1、TWS耳机仍处于快速渗透阶段。核心要素主动降噪、传输、续航性能给消费者带来全新生活体验,推动TWS 耳机持续成为市场需求热点,2020年全球TWS耳机出货量增长近9成,推动无线耳机整体销量大幅提升。受此推动,同期我国无线%。主要贸易伙伴中,对欧盟(28.5亿美元,+30.2%)、日本(6亿美元,+63.2%)、东盟(4.2亿美元,+26.5%)、澳大利亚(2.9亿美元,+14.2%)等其他主要市场以及拉美(2.2亿美元,+27.3%)、非洲(0.3亿美元,+116.8%)等地出口额均大幅增长;但对美国(34.9亿美元,-22.9%;规模1.2亿副,+2.5%)、韩国(4.4亿美元,-3.6%)出口额同比下降。

  在全球市场品牌表现上,苹果依然保持份额领先地位,小米、三星和华为紧随其后处于第一阵营。预计随着安卓系TWS耳机渗透率快速提升,越来越多竞争对手(包括音频厂商、互联网公司等)涌入,技术差距逐渐缩小价格竞争加剧,未来头部品牌的市场主导地位将进一步削弱。

  智能音箱是配有集成虚拟语音助手的无线音箱,以人工智能、智能芯片和语音交互等为技术支撑,在接受用户语音指令可实现播放音乐、查询天气、设置闹钟和网上购物等。自亚马逊和谷歌先后将智能音箱产品引入消费市场后,市场销量快速增长。市场咨询机构Omdia数据显示,2020年全球智能音箱出货量为1.36亿台,同比增长39.7%。

  在智能音箱市场高速成长的带动作用下,2020年我国蓝牙音箱产品出口也有不俗表现,出口规模18.4亿台,同比增长4.4%;出口额24.4亿美元,同比增长22.6%。主要贸易伙伴中,增长的动力主要来自亚洲,对亚洲出口16.3亿美元,同比增长36.9%,其中对东盟出口6亿美元,增长30%。此外,对北美(3.7亿美元,+5.7%)、大洋洲(+17.3%)和非洲(+1.6%)出口额均实现增长。同期对欧洲和拉美出口下降,对拉美出口1.2亿美元,同比小幅下降1.5%;其中对欧洲出口2.8亿美元,同比下降4.7%;对欧盟出口2.5亿美元,同比下降4.9%,德国(-11.2%)、比利时(-19.5%)、匈牙利(-17.7%)、捷克(-37.1%)等国出口下降明显。

  2020年全球汽车销售整体下滑(-13%),受海外市场整车销售大幅下挫的不利影响,叠加汽车智能座舱系统升级,原本作为汽车整车标配的多媒体机(GPS导航系统)也未能幸免,去年出口下滑严重,出口规模2793.5万台,同比下降17.3%,出口额同比大幅下滑了近三分之一(11.4亿美元,-31.3%)。对所有主要贸易伙伴出口额均现下滑。

  对比不同地区多媒体机出口规模的降幅可以看出,基本上与当地同期汽车销量下滑的幅度接近或一致。分地区看:对北美(1.3亿美元,-9.7%;量增3.8%)和大洋洲(1亿美元,+3.8%,量减19.2%)出口总体表现较好;而对欧洲(3亿美元,-31.3%;量减31.1%)、亚洲(5.5亿美元,-31.5%;量减11.4%)和南美(1亿美元,-48.2%;量减22.5%)的出口表现接近甚至弱于平均水平。

  我国曾一度面临严重的“少屏”局面,从进出口贸易数据看,“十一五”以前,液晶显示板每年贸易逆差高达200亿美元。在国家“十二五”、“十三五”规划及相关产业政策的引导扶持下,以京东方、TCL科技、惠科、中电、天马、唯信诺等为代表的国内企业通过大胆引进吸收再创新,逐步实现了彩电、IT终端、手机等产品显示面板的自供。

  目前在面板领域,我国已经投产和建设中的6代以上液晶面板生产线万亿元,不仅完全摆脱了“少屏”局面,且在以薄膜晶体管液晶(TFT-LCD)技术为主体的显示产业规模处于国际领先水平,并取代韩国成为全球电视面板出货量/面积最大的地区。中国大陆面板产能面积全球占比也逐年增长,2020年预计份额约为55%。受惠于生产能力和技术实力的不断提升,我国液晶显示板贸易逆差也逐年收窄,2019年、2020年已连续两年实现顺差。

  2020年我液晶显示板对韩国(-51.2%)、日本(-25.4%)、香港(-16.2%)、波兰(-4.4%)、马来西亚(-9.1%)和美国(-26.8%)等主要出口目的地的出口现大幅下滑(详见表4)。部分原因是由于上半年境外受疫情持续冲击等因素影响,供应链遭受破坏难以恢复,生产复工进程遇阻,主要中间品出口份额大幅下降,从液晶显示板的出口数据看,对波兰上半年大幅下滑26.2%,第三季度基本恢复,第四季度现大幅增长;对香港上半年大幅下滑24%,下半年才基本恢复。

  对韩、日两国出口下降的原因则有所不同。其中对韩国出口额不到2019年的一半,特别是2020年下半年,出口额只有2019年同期的43.3%,主要原因或是由于自2020年6月底面板价格的快速上涨,三星、LG等韩国厂商一方面减缓面板产能退出,在整机生产时更多采用自供的面板以缓解成本的上涨压力,另一方面,进一步加大整机委外的比重。

  受上述因素综合影响,2020年我液晶显示板出口动能受到抑制,出口额199.8亿美元,同比下滑6.7%,2013年以来连续第8年现出口减速。

  据了解,我国半导体显示产业累计投入已达1.3万亿元,目前产业规模已居全球首位,中国大陆已成为全球显示产业重要的研发和生产基地,在以薄膜晶体管液晶(TFT-LCD)技术为主体的显示产业规模处于国际领先水平,已成为全球电视面板出货面积最大的地区。但由于产业基础研究领域相对薄弱,前沿技术布局不充分,产业发展整体上仍处于被动跟随和追赶状态,大而不强的问题并没有从根本上解决。国内尚未培育出能在全球范围内引领技术发展方向的顶尖企业,上游材料和装备发展不平衡问题值得担忧。以屏幕显示驱动芯片为例,主流供应商以台湾省和韩国厂商为主,相关数据显示,国产芯片市场占比不到5%。

  2020年美国采取极端围堵限制政策事实上已严重威胁到我行业的供应链安全。显示屏幕相关部件,既包括受到制裁影响的显示芯片、面板驱动芯片,也包括不受制裁影响的面板本身,除芯片、半导体制品和关键的材料、设备以外,显示器件(面板)由于被芯片“捆绑”也有可能遭遇“断供”。以韩国三星向我龙头通信企业出货的手机用OLED显示面板为例,由于对方已将驱动芯片进行方案绑定,而其采用的驱动芯片正是由已被美资企业收购的原英国ARM公司主导的架构设计,难以在短期内寻找到替代产品,使我相关企业被“断供”蒙受到巨大损失。在中美关系紧张状尚未解除的大背景下,国内电子视听行业所面临的设备、材料、面板及元器件等产业链上诸多关键节点被“卡脖子”的问题已日益突显。

  在需求端,一方面全球IT终端产品销售受惠于“远程教育/办公”新趋势明显增长,面板需求率先启动并在短期内被放大,主要面板厂商调减电视面板供应转向IT面板;“宅经济”和各国经济刺激政策又进而推动下半年全球电视市场需求快速回暖超出预期,带动全球电视面板市场供应进一步趋紧。

  而在供应端,去年上半年国内受疫情影响面板新增产能供应放缓,韩国面板产能退出预期增加;面板以外,显示终端供应链相关节点上产能的恢复也由于疫情未能跟上,终端显示产品需求的快速反弹间接加剧了上游元器件和材料(如显示驱动IC、玻璃基板、IC用晶圆)产能的供应紧张局面,叠加原材料价格上涨问题,最终导致下半年大尺寸液晶面板供需矛盾突显、价格持续上涨,特别是三季度呈现全面供不应求。

  视听产品分会跟踪的电视面板价格数据显示(详见图9),液晶电视面板价格自2019年第四季度见底后,于2020年6月开始至12月,连续7个月保持价格上涨;主要尺寸32吋、43吋(+68.7%)、50吋(+76.2%)、55吋(+75%)全线年第四季度低点(的增长68.7%-116.7%,其中又以32吋(+116.7%,我电视整机出口规模占比最大的尺寸)价格涨幅最大,成为电视显示产业有史以来短期内最大幅度的一次价格跳升;而65、75吋等超大尺寸电视面板涨幅也分别达到39.1%和13.4%,前者同样创了大尺寸电视面板的涨幅记录。12月当月,几乎所有尺寸电视面板的平均价格环比上涨48%,尽管涨幅相比之前的4个月有所回落,但依然比预期来得更为强烈。除电视面板外,IT(显示器、笔记本/平板计算机)和手机面板价格涨幅也很明显。

  持续冲高的面板价格,不断上涨的生产端其他材料、元器件及物流成本,已严重侵蚀电视企业本已微薄的利润,在全球主要市场上,如相关企业无法及时提高电视整机产品售价以转稼成本上涨压力,或因电视价格提高导致市场需求受到抑制,则全球电视制造业恐面临巨大挑战,面板价格体系的崩溃风险将进一步加剧。

  据我海关统计数据,2007年来美国一直是我彩电最重要的出口目的地,我每年对美电视出口额比重至少在三成以上。但在中美贸易摩擦、输美电视产能转移的背景下,2019年该比重首次跌至27.2%;2020年我电视对美国出口额31.2亿美元,同比下滑10.6%;出口规模2211.8万台,同比增长5.9%,出口额比重进一步下滑至22.7%,为历年来新低。目前几乎所有彩电产品被列入美加征关税清单3或清单4,分别涉及散件和液晶电视整机,其中涉及散件的1个8位海关编码(美方口径)落入清单3(税率为25%),涉及电视的13个8位海关编码(美方口径)落入清单4A(税率为11.4%),作为我彩电出口主体的液晶电视产品大都被包含这个范围里。美国加征关税确已对我输美彩电出口产生实质影响。

  另据美方海关统计显示,2020年美国电视需求激增致电视进口攀升,不仅进口规模创2009年来新高,达5490万台,同比大幅增长33.5%,进口额也创2016年来的高点,接近132亿美元。但在美国总体进口大幅提升的背景下,从中国的进口比重却明显下滑,在主要进口来源地中,从墨西哥、越南和中国台湾的进口额比重明显上升。

  从中国进口电视占全部进口电视规模的比重也从2019年同期的26.8%下降到2020年的18%,多年来首次低于2成。反观同期从墨西哥、越南两国的进口规模分别已达2977.7万台和448.2万台,其中从越南进口规模比上年同期增长了近14倍;从(墨、越)两国的进口规模比重也分别提升至54.2%和8.2%(越南2019年同期为0.7%)。

  从部分彩电出口主营企业反馈情况看:当前大部分国内电视品牌(含主营代工)企业对美出口时,虽可勉强通过和客户协商双方分摊因关税增加的成本保住一定的市场份额和出口规模,但已近极限,无法支撑进一步提高关税。否则定单肯定流向境外的竞争对手。受上述加征关税措施影响,从2019年开始,国内部分电视企业已被迫陆续将部分输美电视整机产能转至关税更低的国家或地区,从彩电贸易统计数据看,一方面以墨西哥和东盟地区的越南、泰国等地(含台湾省)因此受益,另一方面已造成我对美彩电出口市场份额、规模和金额的明显下滑。

  在中美关系紧张的环境下,制造业转移还将继续,澳门正版资料免费大全。在国际市场总体需求不变的情况下,中国本土整机制造业的市场份额可能会被进一步压缩。液晶电视行业可能将由整机制造逐步向散件、元件出口方向发展。

  2020年7月30日,在当地业界推动下,印度决定将进口的完整电视机列入“限制进口”清单,以围堵包含电视在内的许多中国电子产品出口“绕道”,通过与印有自由贸易协定(FTA)的第三国进入印度。此举旨在杜绝所谓“违规转运贸易问题”及“对华贸易逆差不断扩大”的情况,同时也为鼓励印度制造业发展,实现印度政府提出的“自力更生”计划。印度商工部发公告称,即日起各类彩色电视由自由进口改为限制进口,进口商须事先申请许可,授予许可证的程序将由印度对外贸易总局(DGFT)单独发布。

  我对印度电视出口自2014年(4.1亿美元)开启高速增长模式后,2016至2018年连续三年出口额在5亿美元以上,2018年出口额达到历史最高的6.5亿美元;从2019年(4.8亿美元,-26.3%)开始连续2年现同比下降,2020年出口更是大幅下降近4成(38.6%)至3亿美元。虽然2020年两国边界冲突和疫情因素对上述贸易趋势的变化起到了一定作用,但其主因则是源自经贸和产业层面,长期的贸易不平衡,是导致两国一直存在贸易摩擦的重要原因。

  从贸易平衡角度看,中国是印度第一大逆差国,印度是中国第三大顺差国。据统计,2019年中国和印度的贸易总值是6395.2亿元人民币,其中中国对印度出口5156.3亿元,自印度进口1238.9亿元,贸易顺差是3917.4亿元。在所有贸易顺差国家中,排名第三。2018年印度最大贸易逆差来源为中国,逆差额分别为572.2亿美元。

  从产品供需看,印度近几年来已逐步成长为全球主要的电子产品消费大国,其中,电视的零售规模居全球第三、手机为全球第二,但很多相关电子产品零部件都要从中国进口(目前越南也存在类似情况),为此印度政府近二、三年一直在出台相关政策减少对智能手机、电视等主要消费电子产品的进口,同时鼓励相关产品全球供应链向印度转移。相关政策将从中长期对我电视对印出口产生影响。

  随着国内视听/平板显示头部企业全球市场份额的快速提升,尤其是在美国市场占有率和市场排名的快速提升,近几年所发生的专利许可和侵权诉讼也呈快速增长趋势,处于产业链中游和上游的国际企业或专利权人频繁对我彩电头部企业发起337调查等专利诉讼,专利许可和诉讼案件涉及通讯类制式标准、通讯类芯片、数字电视、音视频编解码、电视网络类、电视机背光和面板类相关领域等。使我企业在外陷入知识产权应对困境。

  据了解,2020年以来国外专利权在美欧等地频繁发起针对我彩电主营企业的337调查申请和侵权起诉。仅337调查一项就有多起,其中包括:

  美国环球电子公司主张我彩电主营企业对美出口和在美销售的特定电子设备侵犯其专利权;

  日本夏普对我整机出口及面板制造主营企业提起专利侵权诉讼,产品涉及液晶显示屏、组件(液晶面板);

  美国帝威视有限公司(DivX)主张对美出口、在美进口和在美销售的特定视频处理设备及组件以及包含该组件的数字智能电视侵犯了其专利权,涉及我彩电龙头企业;

  荷兰飞利浦公司主张对美出口、在美进口和在美销售的特定数字视频功能的设备及其组件侵犯了其专利权,涉及我彩电龙头企业;

  爱尔兰SOLAS OLED公司主张对美出口、在美进口及销售的特定有源矩阵OLED显示设备及其组件侵犯其专利权,涉及我面板龙头企业。

  据了解,涉案的龙头企业仅在一个专利许可和侵权诉讼案件上花费的律师费或超过5000万美元,专利案件保证金超过1亿美元;平均下来一家企业一年为此要花费数亿元人民币。大量的知识产权许可诉讼案件和由此产生的高昂费用,已对相关企业的正常经营产生了严重影响。

  国内企业表现情况差异显著。头部企业总体表现突出,规模、份额双升,但中小型企业由于在技术创新、产品研发、供应链资源把控及品牌渠道等关键环节能力相对薄弱,情况并不乐观。

  随着产业链中上游(面板和电子类IC零件)的供应商筛选客户的情况日益显著,市场价格暴涨暴跌的可能性加大。全球一线品牌头部企业凭借订单数量巨大的优势将获得更多资源,牢牢控制供应商的产能,对市场价格控制能力进一步提高;未来分配给二、7459香港生财有道电信图库,三线品牌与白牌(国内中小规模企业)的产能恐在资源不足的环境下受到严重排挤。由于国内液晶电视行业的产品溢价能力较弱,对价格波动敏感,随着整机成本上升和面板资源的紧缺,面对在采购和销售端都具有较高议价能力的一线头部企业而言,国内的电视制造业企业(尤其是二、三线厂商)今年将面临面板采购成本大幅提升或者液晶玻璃采购资源不足等困难,一旦失去价格成本的优势,份额下滑趋势将不可避免,企业的生存难度加大,行业恐迎来新一轮洗牌。

  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中商数据研究报告供求商机中商会议中商VIP服务中文国际化工产业有色产业能源产业冶金原料农林建材装备制造集团其它网站诚聘英才服务条款广告服务

网站首页手机最快现场开奖直播123kj手机看开奖4394现场开奖结果www.606065b.comwww.tk678.com